明党参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连载苏岚烟苏姓历史名人苏安 [复制链接]

1#

传家风

扬正气,从
  庆历五年乙酉公年三十九
  

是春,真定帅田况移秦州,公权府事者三月。时二府杜正献、范文正、韩忠献、富文忠公,以党论相继去,公上书辨之。小人素已憾公,会公孤甥张氏犯法,谏官钱明逸因以财产事及公,下开封鞫治。府尹杨日严观望傅会,上命户部判官苏安世、入内供奉官王昭明监勘,得无他。八月甲戌,犹落龙图阁直学士,罢都转运按察使,降知制诰、知滁州。〈敕:夫赏不遗功,罚不阿近,有邦之彝典也。河北都转运按察使、龙图阁直学士、朝散大夫、行右正言、骑都尉、信都县开国子、食邑五百户、赐紫金鱼袋欧阳某:博学通赡,众所见称;言事感激,朕尝宠用。而乃不能淑慎以远罪辜。知出非己族,而鞠于私门;知女有室归,而纳之群从。向以讼起晟家之狱,语连张氏之资,券既弗明,辩无所验。朕以其久参近侍,免致深文,止除延阁之名,还序右垣之次。仍归漕节,往布郡条。体予宽恩,思释前吝。可落龙图阁直学士,特授依前行右正言、知制诰,散官、勋、封赐如故。仍就差知滁州军州,兼管内劝农使,替赵良规。仍放谢辞。〉十月甲戌,至郡。是岁,子奕生。

见《文忠集》附录一·欧阳修年谱。

修自河东还,会保州兵叛,出修为龙图阁直学士、河北都转运使。保州平,大将李昭亮私纳妇女,通判冯博文等窃效之。修捕博文系狱,昭亮皇恐,立出之。自保州之变,河北兵骄,小不可意则思乱,人情务在姑息。修乞假将帅权重,以消未萌。保塞之胁从者二千余人,分隶河北,夏竦为宣抚使,曰是去祸而遗根也,欲以便宜诛之。修权知成德军,遇之于内黄,竦夜半屏人以告修。修曰:“祸莫大于杀降。昨保州叛卒,朝廷许以不死,今戮之矣。此曹本以胁从故得脱,奈何一旦杀无辜二千人?既非朝旨,诸郡且不肯从,缓之则籍籍必生变,是趣之为乱也。”遂止。河决澶渊,陈执中欲塞商胡,决横陇故道。修言功大必不可成,徒劳人。执中罢,文彦博复用李仲昌议,欲开六塔河。修言六塔河不能吞伏,且复决,再争之不得,既而滨、棣、德、博数千里皆被害。初,修出河北,仁宗面谕曰:“勿为久居计。有事言来。”修对曰:“谏官乃得风闻,今在外,使事有指,越职罪也。”仁宗曰:“有事但以闻,勿以中外为词。”为党论者愈益恶之。修妹适张龟正,龟正无子而死,有龟正前妻之女才四岁,无所归,以俱来。及笄,修以嫁族兄之子晟。张氏后在晟所与奴奸,事下开封府,狱吏附致其言以及修。乃以户部判官苏安世、内侍王昭明杂治之,卒无秋毫。乃坐用张氏奁中物买田立欧阳氏券,左迁知制诰、知滁州。久之,迁起居舍人、知扬州,徙颍州。复龙图阁直学士,知应天府,以母忧去。既免丧,入见,仁宗恻然,怪修发白,问在外几年,今年几何,恩意甚至。命判流内铨。小人恐修复用,伪为修奏,乞澄汰内侍两省挟威令为奸利者。书腾都下,宦者人人切齿,杨永德者阴以言中修,出知同州。外议不平,论救者众。遂留刊修《唐书》,为翰林学士,加史馆修撰,勾当三班院。改侍读学士、知蔡州,未行,复为翰林学士,判太常寺。

见《文忠集》附录二·先公事迹〈欧阳发等述〉。

苏安世勘之。遂尽周张前后语案,又差王昭明监勘。盖以公前事欲令释憾也。公为河北转运,令内侍王昭明同往,相度河事,公言侍从出使,故事无内侍同行,臣实耻之。朝廷从之。昭明至狱,见安世所勘案牍,骇曰:“昭明在官家左右,无三日不说欧阳修。今省判所勘,乃迎合宰相意,加以大恶,异日昭明吃剑不得。”按厚德录云:狱不成,苏云,不如锻炼。昭明曰:上令某监勘,止欲尽公道耳,锻炼何等语耶?安世闻之大惧,竟不敢易揆所勘,但劾欧公用张氏资买田产立户事。落知制诰,知滁州。默记钱氏私志云:欧为人言其盗甥表云:丧厥夫而无托,携孤女以来归。张氏此时年方七岁,内翰伯见而笑曰:年七岁,正簸钱时也。欧词云:江南柳,叶小未成阴。人为丝轻那忍折,莺怜枝嫩不堪吟,留取待春深。十四五,闲抱琵琶寻,堂上簸钱堂下走,恁时相见已留心,何况到如今。欧知贡举时,落第举人作醉蓬莱以讥,词极丑诋。

见《宋人轶事汇编》卷八。

宋仁宗朝大内灾,宫室略尽。比早,上御拱宸门楼,百官皆拜。楼下吕夷简为相,独立不动。上使人问故,对曰:宫庭有变。群臣愿一望天颜。上为举帘,俯槛见之,夷简始拜。此举确有大臣风度,孙公愽平人事。太宗、真、仁三朝,位至翰林学士。永兴军朱能上言得天书。真宗躬拜迎入宫,公时知河阳上疏,切谏以为天且无言,安得有书得来?唯自于朱能,崇信只闻于陛下。其质直如此,赖上优容顷之。能果败。仁宗朝欧阳公,余公,范公,尹公,相继抗疏,论列大臣蒙贬天下贤。士大夫相与惜其去号,为四贤欧阳文忠公,宦辙所至民便,既去民思。如杨青,南京皆大郡公。至三五日间事,巳十减五六。一月后,官府如僧舍,或问公为政宽简而事不弛,废者何也?公曰:以纵为宽,以略为简则弛废。而民受其弊,吾所谓宽者不为苛急耳。所谓简者,不为繁碎耳。识者以为知言富,郑公请老家居,三上章皆云无职事。唯辨君子小人而进退之,此天子之职也。此言可为万世告君之法。欧阳公不容于时执政贾昌朝,陈执中亦恶公,欲因其甥女张氏事深治之。令苏安世鞠狱不成。苏云:不如鍜炼。就仍乞不录问。内官王昭明为监勘官,正色曰:上令某监勘,正欲尽公道尔。鍜炼何等语也!公遂得脱。

见李乐彦《见闻杂记》卷之六。

庆历五年乙酉公年三十九
  

是春,真定帅田况移秦州,公权府事者三月。时二府杜正献、范文正、韩忠献、富文忠公,以党论相继去,公上书辨之。小人素已憾公,会公孤甥张氏犯法,谏官钱明逸因以财产事及公,下开封鞫治。府尹杨日严观望傅会,上命户部判官苏安世、入内供奉官王昭明监勘,得无他。八月甲戌,犹落龙图阁直学士,罢都转运按察使,降知制诰、知滁州。〈敕:夫赏不遗功,罚不阿近,有邦之彝典也。河北都转运按察使、龙图阁直学士、朝散大夫、行右正言、骑都尉、信都县开国子、食邑五百户、赐紫金鱼袋欧阳某:博学通赡,众所见称;言事感激,朕尝宠用。而乃不能淑慎以远罪辜。知出非己族,而鞠于私门;知女有室归,而纳之群从。向以讼起晟家之狱,语连张氏之资,券既弗明,辩无所验。朕以其久参近侍,免致深文,止除延阁之名,还序右垣之次。仍归漕节,往布郡条。体予宽恩,思释前吝。可落龙图阁直学士,特授依前行右正言、知制诰,散官、勋、封赐如故。仍就差知滁州军州,兼管内劝农使,替赵良规。仍放谢辞。〉十月甲戌,至郡。是岁,子奕生。

见《欧阳修集》附录一·欧阳修年谱。

初,修妹适张龟正,龟正卒,无子而有女。女实前妻所生,甫四岁,以无所归,其母携养于外氏,及笄,修以嫁族兄之子晟。会张氏在晟所与奴奸,事下开封狱,狱吏因附致其言以及修。诏以户部判官苏安世、内侍王昭明杂治之,卒无状。乃坐用张氏奁中物置田立欧阳氏券,左迁知制诰、知滁州。久之,迁起居舍人、知扬州,徙颍州。复龙图阁直学士、知应天府,以母忧去。既免丧,入见,仁宗恻然,怪修发白,问在外几年,今年几何,恩意甚至,命判流内铨。小人恐修复用,乃伪为修奏,乞汰内侍挟威令为奸利者,宦者人人忿怨,杨永德者阴以言中修,出知同州。外议不平,仁宗复悟,留刊修《唐书》,为翰林学士,加史馆修撰,勾当三班院,改侍读学士、知蔡州。未行,复为翰林学士,判太常寺。

见《欧阳修集》附录二·先公事迹〈欧阳发等述〉。

八月甲戌,降户部判官苏安世为殿中丞、监泰州盐税。

见《江苏省通志稿大事志》第十四卷宋(一)。

志苏安世“娶叶氏。又娶某氏。子四人,女子五人”。

见黄宗羲《金石要例》。

欧阳文忠庆历中为谏官。仁宗更用大臣,韩、富、范诸公,将大有为。公锐意言事,如论杜曾家事,通嫂婢有子,曾出知曹州,即自缢死;又论参知政事王举正不才;及宰臣晏殊、贾昌朝举馆职凌景阳娶富人女,夏有章有赃,魏庭坚逾滥,三人皆废终身。如此之类极多,大忤权贵,遂除修起居注、知制诰。韩、富既罢,未几,以龙图阁直学士为河北都运,令计议河北。二相贾昌朝、陈执中争边事。其实宰相欲以事中之也。会令内侍供奉官王昭明同往相度河事,公言:“今命侍从出使,故事无内侍同行之理,而臣实耻之。”朝廷从之。公在河北,职事甚振,无可中伤。会公甥张氏,妹婿龟正之女,非欧生也,幼孤,鞠育于家,嫁侄晟。晟自虔州司户罢,以替名仆陈谏同行,而张与谏通。事发,鞠于开封府右军巡院。张惧罪,且图自解免,其语皆引公未嫁时事,词多丑异。军巡判官、著作佐郎孙揆止劾张与谏通事,不复支蔓。宰相闻之怒,再命太常博士、三司户部判官苏安世勘之,遂尽用张前后语成案。俄又差王昭明者监勘,盖以公前事,欲令释恨也。昭明至狱,见安世所劾案牍,视之骇曰:“昭明在官家左右,无三日不说欧阳修;今省判所勘,乃迎合宰相意,加以大恶,异日昭明吃剑不得。”安世闻之大惧,竟不敢易揆所勘,但劾欧公用张氏资买田产立户事奏之。宰相大怒。公既降知制诰、知滁州;而安世坐牒三司取录问吏人不闻奏,降殿中丞、泰州监税;昭明降寿春监税。公责告云:“不知淑慎以远罪辜,知出非己族而鞠于私门;知女归有室而纳之群从。向以讼起晟家之狱,语连张氏之资,券既不明,辨无所验。以其久参侍从,免致深文,其除延阁之名,还序右垣之次,仍归漕节,往布郡条,体余宽恩,思释前咎。”又安世责词云:“汝受制按考,法当穷审,而乃巧为朋比,愿弭事端,漏落偏说,阴合传会。知朕慎重狱事,不闻有司,而私密省寺,潜召胥役,迹其阿比之实,尚与朋党之风”云云。其后,王荆公为苏安世埋铭,盛称能回此狱。而世殊不知揆守之于前,昭明主之于其后,使安世不能有所变改迎合也。然则二人可谓奇士尔。昭明后亦召用。而揆,饶州人,终殿中丞。当张狱之兴,杨辟叔外为举人,上书陈相力救之。今《宋文集》中有外书。曾存之言。

见王铚《默记》卷下。

八月甲戌,降河北都转运按察使、龙图阁直学士、右正言欧阳修为知制诰、知滁州,太常博士、权发遣户部判官苏安世为殿中丞、监泰州监税,入内供奉官王昭明监寿春县酒税。修既上疏论韩琦等不当罢,为党论者益忌之。初,修有妹适张龟正,卒而无子,有女,实前妻所生,甫四岁,以无所归,其母携养于外氏。及笄,修以嫁族兄之子晟。会张氏在晟所与奴奸,事下开封府。权知府事杨日严前守益州,修尝论其贪恣,因使狱吏附致其言以及修,谏官钱明逸遂劾修私于张氏,且欺其财。诏安世、昭明杂治,卒无状,乃坐用张氏奁中物买田立欧阳氏券,安世等坐直牒三司,取录问吏人而不先以闻,故皆及于责。安世,开封人也,狱事起,诸怨恶修者必欲倾修,而安世独明其诬,虽忤执政意,与昭明俱得罪,然君子多之。

见《皇宋通鉴长编纪事本末》卷第三十八。

甲戌,河北都转运案察使欧阳修和滁州,权发遣户部判官苏安世监泰州盐税,出内供奉官王昭明监寿春县酒税。初,修有妹适张龟正,卒而无子,有女实前妻所生,甫四岁,无所归,其母携养于外氏,及笄,修以嫁族兄之子晟。会张氏在晟所与奴奸,事下开封府。权知府事杨日严前守益州,修尝论其贪恣,因使狱吏附致其言以及修。谏官钱明逸遂劾修私于张氏,且欺其财。诏安世及昭明杂治,卒无状;乃坐用张氏奁中物买田立欧阳氏券,安世等直牒三司取录问吏人而不先以闻,故皆及于责。安世,开封人也。狱事起,诸怨修者必欲倾修,而安世独明其诬,虽忤执政意,与昭明俱得罪,然君子多之。

见《续资治通鉴》卷四十七。

其子日尊遣人告哀,命广南西路转运使、尚书屯田员外郎苏安世为吊赠使,赠德政为侍中、南越王,赙赍甚厚。寻除日尊特进、检校太尉、静海军节度使、安南都护,封交阯郡王。嘉祐三年,贡异兽二。

见《宋史》卷四百八十八列传第二百四十七。

苏安世。

见《广西通志》第7部分。

 苏安世,字梦得,开封人。为三司戸部判官,太常博士时,欧阳修以甥女狱事相连权贵,人恶修者欲因而挤之,使安世与中贵杂治。安世竟白其寃,修得不坐。权贵人迁怒安世,诬以治狱不直,黜监泰州税。安世久在外,不蒙召还。终广西转运使。王安石志其墓言,安世十五年不求磨勘,其澹于荣进如此。

见张鸣凤《桂胜》。 


  传


  名宦

苏安世,字梦得,开封人。为广西转运使。王安石志其墓言,安世十五年不求磨勘,其淡于荣进如此。雉山有题名,且及其诸子台文等与进士赵扬扬即其壻,后台文弟兄歴官中州。
  

见汪森《粤西文载》卷六十三。

编注:

请在搜狗或腾讯浏览器输入苏岚烟:苏姓历史名人+(如下历史人物)就能查阅详细资料

苏晓、苏暐、苏代、苏源明、苏绛、苏日荣、苏回、苏传、苏献、苏师、苏球、苏愿、苏琳、苏浦、苏翔、苏婴、苏芸、苏乾、苏翼、苏琛、苏表、苏特、苏瞻、苏义、苏罕、苏莱、苏璞、苏兆、苏弘、苏强、苏冕、苏务元、苏强、苏邈、苏肇、苏知机、苏倇、苏纮、苏巢、苏越、苏子矜、苏祜、苏瓒、苏务廉、苏峞、苏衮、苏缄、苏廙、苏践义、苏庆节、苏清沔、苏元策、苏太平、苏弘轸、苏万萱、苏传宗、苏继颜、苏国珍、苏永安、苏法鼎、苏兴甫、苏景貺、苏光荣、苏佐明、苏海政、苏广文、苏宏晖、苏玄明、苏孝愠、苏德融、苏绍元、苏汉衡、苏仲容、苏献、苏荣、苏彦伯、苏忟、苏茂、苏正和、苏通国、苏昌、苏定、苏安、苏况、苏顺、苏邺、苏朗、苏祗、苏张、苏夷吾、苏乐、苏康、苏双、苏固、苏谦、苏不韦、苏代、苏由、苏季、苏班、苏闻、苏林、苏衡、苏伯、苏则、苏尚、苏铄、苏愉、苏霸、苏建、苏慎、苏翘、苏绍、苏韶、苏众、苏马、苏蕙、苏泥、苏超、苏护、苏玮生、苏坦、苏偘、苏道炽、苏回、苏沛、苏寿兴、苏彦、苏屯、苏淑、苏子且、苏备、苏琼、苏道标、苏沙罗、苏彻、苏粲、苏肃、苏顺、苏良、苏武威、苏孝祥、苏祐、苏侃、苏模、苏峻、苏逸、苏硕、苏通、苏宝、苏烈、苏季连、苏拥、苏湛、苏师、苏孝慈、苏元朗、苏夔、苏长、苏文朴、苏协、苏绰、苏让、苏威、苏椿(后周)、苏易螽、苏祐图、苏嘉、苏友直、苏处厚、苏之悌、苏叔和、苏忠规、苏舜举、苏钧、苏敖、苏振文、苏逊、苏权、苏在鎔、苏象先、苏无著、苏懋、苏寅孙、苏德秀、苏椿(金代)、苏执礼、苏德祥、苏行冲、苏汉臣、苏舜元、苏敬、苏珦、苏寿、苏涓、苏承棁、苏端、苏策、苏彥伯、苏亶、苏谔、苏亶、苏岘、苏元龙、苏熙、苏昞、苏駉、苏篑、苏峤、苏师德、苏师旦、苏随、苏玠、苏结、苏昂、苏寀、苏良冶、苏茂一、苏定武、苏籍、苏总龟、苏十能、苏安节、苏安世(更多介绍继续发表,敬请
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